日本唐枫盆景优美,国内小叶红枫也不弱于它

  花木君

  

  春天是枫树最漂亮的季节,尤其是红枫,新吐出的叶片粉嫩鲜红,娇艳欲滴,和淡灰色的枝干形成强烈对比,极具视觉冲击力,因而受到广大花友和盆友的青睐和关注。

  

  在枫树盆景市场里,唐枫是近些年最受人追捧的微型和小品盆景之一,往往价格高企,让不少盆友望不可攀。受市场追捧,于是,许多以前叫红枫的品种也纷纷改头换面,或者小叶红枫,或者小叶红芽三角枫,或者干脆叫唐枫,而且价格相差悬殊,这让不少花友感到迷惑,为了帮助花友,我们就简单介绍一下这些品种。

  

  我国古代把槭树和枫树是分开的,战国时期辞赋家宋玉的《招魂赋》中有“湛湛江水兮,上有枫,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。”,在汉代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中载有“槭木可作大车揉”, 西晋文学家潘岳在《秋兴赋》中有“庭树槭以洒落兮,劲风戾而吹帷。”,这说明槭树和枫树是分开的,并且据考据槭树本为无患子目七叶树科的七叶五加树,种子可食用,这种称谓一直延续到了明清时期。日本人在翻译《本草纲目》时把槭树和枫树混淆,错误的命名成槭科槭属。清末受日本影响,植物学分科大多翻译自日文,这个出口转内销的错误命名,结果被国内奉为圭臬,纷纷把国内的枫树改称槭树。于是槭树被迫变成了其他科属,不再叫槭树,而原来的枫树则变成了槭科槭属植物。

  

  再看槭属植物,全世界有200余种,主产地为我国,有140余种,由于科属命名以及翻译的原因,虽然在植物学上是槭属,然而俗称却依然是某某枫,于是就会出现枫树和槭树并用的滑稽现象。这就是不少花友经常询问某某枫和槭的区别原因所在,这是历史原因造成,希望以后有志之士能够更改过来。要不然,现在植物学都用某某槭,搞得以后孩子们读唐诗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一则不知道枫树是什么,再则那些修改枫为槭的人士,总不至于把诗词改了,成了“停车坐爱槭树晚”吧!

  

  我们又回到前面,所谓的“唐枫”是怎么回事?有的望文生义,以为是日本在唐朝引进的枫树,可能性也许存在,然而,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加拿大等地产的枫树,从树干流出的液汁,可制砂糖,因此称为“糖枫”,由于枫槭并用,也叫“糖槭”。后来因为书写错误,变成了“唐枫”。

  

  加拿大以枫叶出名,号称枫叶之国,大多是高大乔木。而国内和日本除了用枫树作为景观树木外,经常选择小叶的灌木枫树作为盆景观赏,大多选择叶片纤小枝节致密的三角枫,而三角枫的品种也比较多,知名的比如三角枫(原变种)和台湾三角枫、宁波三角枫、雁荡三角枫、界山三角枫等等变种,现在大多俗称小叶三角枫。

  

  现在比较火热的日本唐枫,其实就是台湾三角枫的园艺培育种,学名台湾三角槭,原来叫台湾唐枫(糖枫),上世纪初日本从台湾引进,然后经过改良培育而成,昭和15年(1929年)以前叫“伏见枫”(因为种在日本伏见王爷的庭园里),后来出于对日本皇室尊敬,人们叫它“宫样枫”,流回国内后又称之为“唐枫”。是不是比较绕?

  

  那么为何名字叫日本唐枫会受到热捧,和原来的台湾三角枫在价格上却天差地别?其原因有两方面:第一是日本人对园艺的钻研精神值得敬佩,他们在改良和培育园艺品种上,值得我们学习,不像我们制作盆景,总是取之田野(大概地大物博吧),而是从幼苗培育,细心养护,精心加工,有的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几代传承养护,盆景都是在培养钵里栽培,久而久之,叶片变得越来越小,枝节茂密,并且没有我们的那么多盆景造型技法讲究,而是以率真古朴较多,因而受到盆友的欢迎。第二点当然也是有某些人在背后推动炒作的缘故

  {!-- PGC_COLUMN --}

  ,再加上盆栽跨国运输受到限制,因此国内和日本价格相差特别悬殊,这也成了不少代购谋取暴利的好机会。

  

  日本唐枫是园艺优选而来的品种,主要特点是叶片革质,夏天不会轻易焦边,而且由于从幼苗培育,采取园艺技术,容易形成根茎膨大隆起,并且枝节致密繁茂,叶片纤小,外形犹如轮盘状向外发散,虬曲秀美,一掌之握,轻盈美观,观赏价值较高。

  

  而国内优质的小叶三角枫品种,由于很少有人从幼株培育(现在已经有不少苗木基地开始栽培),大多从田野采掘,因而即便是桩形优美,然而枝节间距较宽,叶片相对较大,和日本唐枫相比还是略逊一筹,然而上盆培育后,经过长期培育,也可变得叶片微小,枝节密集,就看您舍不舍得功夫。

  

  以上就是笔者关于小叶三角枫和唐枫等的来源和区别的一点认识,当然由于经验不足和资料缺乏,难免有失误之处,敬请诸位花友盆友们批评指正,至于国内外价格差距悬殊自然会引起一些卖家的不快,然而这是事实,并非捕风捉影,只能说,随着信息的普及,以及大量去日本采购的人士增多,价格不会再那么高不可攀。

  

  最后想对花友和盆友们提一些建议,玩盆景花卉,最主要的是情趣,目的是陶冶情操,修身养性,而不是囤积居奇,牟取暴利的工具,如果不知自制,受人蛊惑,盲目追求稀奇,盲目崇洋迷外,那么,一则是植物存活风险较大,再则有前车之鉴,君不见前些年的君子兰、兰花等炒作风潮,有多少人血本无归?希望以此为戒!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达到当天最大量